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表格下载 | 文件下载 | 课件下载
站内搜索:              注册        

让孩子走出家门学习爱

2018年03月06日 15:31:00 文章来源:中国环境报文章点击:

参加盖娅自然体验营的孩子们亲手绘制了爱水宣传海报,并向游客进行宣讲。(图自盖娅自然教育公众号)

 从云南回到山东已经快一个月,家住济南的王女士谈起这个寒假里的西双版纳自然亲子之旅,还依旧心潮澎湃。

 一场与大自然的亲密接触,她和6岁的儿子分别拥有了属于自己的自然名——“绿豆”和“大雁”。

 “收获特别多”。她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之情,“孩子在神奇之地找鱼观鸟,我也似乎找寻到童年的记忆,能和孩子一起在草坡上翻滚,那感觉太让人难忘了。”

 和王女士一样,如今越来越多的家长乐于在假期带孩子出游,而亲近自然的绿色体验方式,也走进更多人的视野。

 寓学于游,绿色亲子之旅受青睐

 就在1月底,“绿豆”和“大雁”作为营员,参加了盖娅自然学校组织的亲子自然体验营,主题是“探秘雨林,走近亚洲象”。

 7天的短期旅行却内容满满。12个孩子和家长们一起,走进西双版纳植物园,体验热带自然环境;在探索雨林的过程中,了解生物多样性,通过团队合作,培养孩子的自主探索能力。他们还探访了野象的栖息地,和野象保护专家一起进行野外考察。“绿豆”说,“对于都市人而言,这里的一切都是新鲜有趣的。”

 脱胎于自然之友的盖娅自然学校,是环保NGO团队衍生出社会自然教育机构的一个典型案例。仅在刚刚过去的寒假里,他们在西双版纳就先后有自然体验师培训、亲子营和青少年科学探索营等4场活动。

 之所以把目光更多地聚焦在亲子营上,也是源于盖娅自然学校的“顺势而为”。在对自然体验师的培训中,盖娅学校就关注到,自然教育是相通的,通过体验式的环境教育过程,可以重建人与自然的深层联结,从而促进保护环境的自觉行动,而在这个过程中,家庭无疑是重要的一环。

 相比专注于自然教育和自然体验的盖娅学校而言,《博物》杂志从博物旅行开始,推广动植物保护理念。他们带领更多的青少年去斯里兰卡、肯尼亚看野生动物、去香格里拉找雪莲花。他们每年都会提前发布全年的博物旅行线路,一路有专业的专家学者随队,也备受家长和孩子们的追捧。

 自然徒步、野外观鸟、山间观星、深潜入海,人们通过丰富多彩的旅行活动融入自然,走上了回归之路。

 与自然相遇,有哪些收获?

 “鲜衣怒马少年时,且歌且行且从容”。这是一位名为“依米花”的妈妈在盖娅自然教育的微信公号上写下的文章题目。

 这个寒假里,她的儿子参加的是一次“丽江山水别样行”的单飞冬令营活动,所谓单飞,就是没有家长陪同。与人们印象中的丽江不同,组织者带领孩子们去看丽江的大山水,一路顺水探索古老纳西文化的生态智慧。不仅如此,孩子们还跟着芳疗师“香蜂草”调制神奇魔幻的香草茶;与盖娅学校副校长“冬小麦”一起测量水质,了解水的生态作用。

 对于多次参加过自然教育活动的“依米花”而言,她对这些活动设计背后的科学性、人文性和教育性深有体会。“我更关注孩子在自然体验中自我管理能力和社会性的发展。孩子们会如何相处,如何合作,如何解决冲突,如何调整自己的情绪等,这些更甚过观景和知识的学习。”

 盖娅自然教育传递出的理念是,这不是一场被动的学习,而是主动地探索和责任的担当。当别人还在旅行中只会“汲取”,年少的孩子已经思考将为自然和环境“留下”什么。

 张赫赫,是一名经验丰富的环境教育者,同时也是盖娅自然学校的校长。她告诉记者,作为专业机构,在绿色体验课程的设计以及专业性上,他们进行了非常多的探索和实践。如注重过程中的身心感受与体验,将书本或课堂教育中的学习变成与自然生命面对面的学习,鼓励学生自主地创造性学习。

 “出行是为了更好地回归。这种旅行不是去当地消费,而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学习。所谓设计的课程,其实也不是真正的上课,我们要做的是直观地去感受,去引导孩子们思考——我们和自然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关系。”张赫赫如是说。

 对此,“极致探索”机构的负责人徐炎也有着相似的观点。身为一名爱探索、爱挑战的旅行爱好者,他的团队在设计亲子观星之旅时,把星空探索、荒漠徒步、治沙环保结合在一起。

 徐炎指出,最好的教育在路上,在旅行中,除了能与繁星共眠,感受原始沙漠,孩子还与家长一起,亲身参与扎设麦草方格防沙固沙,探访风力发电场感受当地人坚持不懈的治沙精神。这些内容不仅丰富了旅行的目的,也有助于参与者更专注、更深入地了解自然。

 “不需要太多的说教,孩子们就会自然而然地形成自己独特的‘自然观’,学会与自然和平相处,也是一种成长。”

 难怪有人这样说,在自然教育的过程中,不仅增长了见识,更增强了孩子的生存能力、沟通能力、分析能力、想像力和创造力,以及最重要的——“爱的能力”。

 热市场下的冷思考

 与传统的走马观花、拍照留念不同,亲近自然、体验绿色作为一种新兴的旅游形式悄然出现。在博物之旅、科考旅行、自然导赏、自然体验营等各色名称之下,是一批有志于治愈现代人“自然缺失症”的志同道合者。

 “极致探索”负责人徐炎表示,如今开展类似活动的机构越来越多,参与的人数也不断增多。以观星之旅为例,在2015年招募了100人,到了2017年的暑假,参与者达到了1000人。

 “关爱非洲国际义工旅行”组织,原本是为中国青年和学生提供非洲义工旅行和海外实习生机会的机构和公益平台,近年来,他们也将海外义工项目的内容聚焦在绿色环保和野生动物保护方面。在最原始的大自然中找回自己对世界的强烈好奇心,负责人刘良斌在市场的探索中,也把公司从肯尼亚迁回了国内。

 “绿色环保越来越热,我们也在思考如何把公益与绿色体验游学相结合,从而推动青年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在‘一带一路’的大背景下,促进中非绿色交流与合作。”

 市场的火爆也会带来隐忧。盖娅自然学校校长张赫赫指出,一些纯粹的商业机构看到了绿色商机和丰厚的利益,就盲目入场。那些带有商业目的的自然体验旅行,往往存在专业性不强、准备不足等问题。

 张赫赫建议,一些年轻的机构应该慢下来,去学习去思考,而不是一味地追求商业利益。

 当绿色和游学结合在一起,就被赋予了更丰富的含义。中国环境报社培训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无疑是环境教育的一种有益补充,只有人们更多地走进自然,才能养成热爱自然的习惯。建议环境保护主题应成为我国中小学开展假期研学旅行教育的重点方向,呼吁相关政府、机构和组织等共同携手,营造良好的氛围。下一步,中国环境报也将谋划成立绿色游学联盟,关注行业的健康成长。

 与自然为伴,一起出发吧!

本报记者 张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