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表格下载 | 文件下载 | 课件下载
站内搜索:              注册        

人类正在剥去地球的表皮

2018年04月24日 10:32:00 文章来源:中国环境报文章点击:

 假如有一天地球上的土壤“入不敷出”,人类会怎样?是挤在光秃秃的岩石上乞求上苍再借500年,还是为不失去“一寸土地”兵戎相见?

 在美国华盛顿大学地球与空间科学专业教授戴维·R.蒙哥马利的眼里,这些设想并非杞人忧天。曾创作《鱼王》《岩石不会说谎》《种植革命》等多部科普作品的蒙哥马利,在《泥土:文明的侵蚀》一书中,将辛辣的笔头再次对准人们司空见惯、未觉得会有什么危机的土壤。

 蒙哥马利通过调查发现,土壤被侵蚀的现象远超乎我们的想象,“20世纪90年代的研究显示,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因土壤退化导致农民弃耕的土地面积,已达到当时总耕地面积的三分之一”。另据估算,“当今每年全球土壤退化量超过土壤生成量约230亿吨,这相当于每年全球耕地损失1%的存量。以这个速度发展下去,世界范围的表土层在不到100年的时间里就将消耗殆尽。”

 现实中,人们对于化石能源的枯竭往往更能感同身受。然而,如果土壤退化速度得不到根本性扭转,100年后,人类靠什么生存呢?正是因为土壤的流失,我国的第二大河黄河因泥沙含量太大,而成为闻名全球的“悬河”。黄河对水土流失的影响,纵然与人类活动有一定关联,但更主要的原因在于,“黄河流域大约70%的面积为黄土高原”,而黄土高原的黄土层厚度往往从数十米至数百米,土壤的流失就像是在不断地剥去地球的表皮。

 毁掉土壤很容易,但要想恢复则难得让人无法想象。“达尔文在英国基于对蚯蚓活动的观察,认为一英寸的表土层需要一到两个世纪才能生成”。另一个现实是,近年来虽然人类对沙漠治理从未停歇,许多国家甚至出台极为优惠的政策,有的还投入巨资改造沙漠,但相较于沙漠对土壤的侵蚀速度,人类的改造努力仍然显得杯水车薪。

 人类影响土壤,土壤也会反过来影响人类,毕竟人类与土壤息息相关。中华文明早期文化诞生于西北,后一路东迁。这里面有战争等因素,同时也有西北干旱而东部雨水充沛土壤肥沃的深层原因。

 1941年,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汉斯·珍妮教授指出,决定土壤形成的五个关键因素分别是:母材(岩石)、气候、生物、地形和时间。这意味,土壤的退化也必然是围绕这五大因素,其中,人类活动对气候、动植物、地形等的影响又占据着极大权重。在楼兰古国消亡的原因分析中,当地缺水少雨、人类活动频繁、土壤沙化速度加快以致不适宜人类生存的结论,始终占据重要位置。相较于自然的侵蚀,蒙哥马利亦坚定地认为,人类活动的频繁,特别是毫无节制地挥霍当是加快土壤退化速度的重要“病根”之一。

 那么,在人类活动中,什么是造就土壤退化的“罪魁祸首”呢?在人类发明犁具时,我们已经处在了土壤峰值。自那以后,土壤生成开始走下坡路。或者说,当人类沉浸于开疆拓土的巨大虚荣心时,丝毫没有觉察到,脚下的土地正在暗自流泪。蒙哥马利毫不客气地指出,“农业活动或许是造成这一切(土壤流失)的真正罪魁祸首”,因为农业具有强烈的排他性和季节性,通过开荒扩大面积以提高产量的传统模式,实际是加剧抑制其它植物的生长,自然也会加速土壤的流失。

 土壤不可能取之不竭。然而,置身日新月异的科技时代,许多人根本没有这样的危机感。就此,蒙哥马利指出,“现代社会造就了这样一种理念,认为科技几乎可以为任何问题提供解决方案。但无论我们如何热切地相信科技能够改善我们的生活,科技也无法应对资源消耗速度大于资源再生速度的困境——这种资源终将在某一天被耗尽”。

 土壤流失的“病因”找准了,那么改变便显得刻不容缓了。就此,蒙哥马利认为,“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农业模型,和一种新的农业哲学。我们需要一次新的农业革命”。无论是农业模型还是农业哲学抑或农业革命,蒙哥马利实际上还是指农业的生态化,即通过提高农业种植效率,从而抑制人类过度使用土壤的欲望,同时加大退耕还林力度。

 提高单产,我国有过成功的尝试,比如袁隆平主导的杂交水稻研究取得了巨大成就。还有,我国自1999年开始实施退耕还林政策,第一个十年便退耕还林4.03亿亩。另一方面,过去因泥沙含量过高的黄河,现天然来沙均值减少83.6%(潼关水文站2000年至2015年实测数据),退耕还林显然功不可没。

 只要努力,肯定会有收获。当然,人类眼下面临的最急迫问题或是,在实现农业生态化、退耕还林方面如何协力同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