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表格下载 | 文件下载 | 课件下载
站内搜索:              注册        

古境茶林续深情

2018年05月04日 10:37:00 文章来源:云南日报文章点击:

本报美编 王超 制图

 普洱,因着普洱茶,而誉响世界。景迈山,因着拥有年代最久远、连片面积最大、保存最完好的人工栽培型古茶林,而被尊为茶祖之地。景迈山千年万亩人工栽培型古茶林的存在,昭示着茶文化在千年之前便已闪耀于华夏文化璀璨的星河里。岁月流深,茶人、茶树、茶山,以地老天荒的姿态深情相守,虽不牵染尘世,却因那丝丝缕缕浸润着茶人心血、茶山灵性的茶香惊艳了尘世。

 我是被惊艳者之一,心心念念,情有独钟。所以,我来到了景迈山大平掌古茶园。

 古茶园茶树森森,蓊郁的林海没有边界地延伸着,间或因山势而绵延起伏,绵延舒缓的视觉感受让人有一种想融入其中的冲动。蜿蜒的小道上铺满了厚厚的一层落叶与杂草,被踩压后的枯叶发出簌簌声,就像岁月给予来访者的回音,这些古茶树在天地间矗立了千年,暮暮朝朝,经岁月的雕塑形态各异,难言其美。有虬枝挓挲,有雄起突兀,有悬根露爪,有飘逸秀丽……一树一写意,一树一意象,美得恣意、古朴,令人咂舌惊叹。还有一说,人们常言,相由心生,若顺理而推,是不是这些形态各异的古茶树也各有各的脾性呢?我意欲靠近一棵古茶树访访它的脾性,不成想却被山道边缘的木栅栏阻了去路,想来这是茶农们为了保护古茶树,用树枝围成栅栏,意为观赏者禁足于此。我由衷的赞许如此做法,于我而言,能够观之,赏之,便已心满意足。

 论“古”,景迈山古茶林不及镇沅2700年树龄的世界野生茶树王时间久远,但我却对这片古茶林情有独钟。野生茶树王是在自然环境中生长,它凝聚的是树的魂灵,而景迈山古茶林是最早人工栽培型古茶林,这里的每一棵茶树从亘古一路走来,都不是形单影只,它们的树心里都有茶农的魂灵相伴。传说一千多年前布朗族的“茶祖”帕岩冷在景迈山栽培的第一棵茶树被尊称为“阿百腊”,意为茶魂树,以“魂”命名“树”,从某个层面便已隐喻了一种植物灵性的延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帕岩冷带领族人漫山遍野种植茶树,推广茶树栽培,由此,布朗族先民种下了千万亩茶树。这并非轻而易举之事,或许是因为心中的神启,又或许真如传说中讲述的那般,帕岩冷因染疾而命悬一线,后咀嚼茶树嫩芽而得救。因为感恩,他焚香献祭、顶礼膜拜茶树;因为慈悲,他推广种植茶树,造福人类。其实,在今人看来,不论传说如何,单论这片古茶林的存在就足以震撼人心,因为它昭示的是一个民族精神命脉的承袭。

 拨开历史的云雾,我看到,一粒粒的茶树种子经茶农之手被深埋于泥土里,从那一刻开始,它们便已成为了茶农一生的牵念。春去冬来,朝朝夕夕,茶树茁壮成长,枝繁叶茂,布朗族茶农祖祖辈辈用汗水和心血呵护着一棵棵茶树。每一代茶人都用一生的时光守护茶树,一代又一代的赓续,种下了千万亩古茶林。千百年来,在这古意森森的万亩茶山里,种茶、采茶、制茶是他们的生命之本,生存之道,这或许是他们早已习以为常的生活模式使然,但我更愿意相信这是他们心灵深处的民族信仰的承袭。传说中,布朗族祖先帕岩冷给后代留下遗训:留下金银财宝终有用完之时,留下牛马牲畜也终有死亡的时候,唯有留下茶种方可让子孙后代取之不竭、用之不尽。茶祖帕岩冷的古老遗训指引着族人生命的方向。布朗族后人遵照遗训而为,世世代代在林林莽莽、翠海如涛的茶山,植茶树、采茶叶、吮茶香、诉茶情、伴茶魂,不贪俗世奢靡、不问红尘世事,在一方天地里耕耘茶山,耕耘人生。

 微风轻拂,周遭郁郁葱葱的茶树叶在轻风里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低语又似碎吟,苍茫的意绪裹挟着淡淡的清香慢慢地漾开,仿佛再为茶山注入灵性的气息。嗅着清香,我的眼眸却湿润了。世人只知普洱茶,普洱茶农几人识。梅花香自苦寒来,普洱茶香却是来自千百年来一代又一代茶农的心血浸润,这一份茶香有血有肉有灵魂。

 斯时斯刻,我的眼前浮现的是茶农栉风沐雨种植茶树的身影,是面对生活困境依然栽培茶树的坚持,是收获茶叶时喜悦而深情的目光,是捧着茶叶粗糙的双手.....

 千百年来,这些画面在茶山不断的出现、隐没、再出现、再隐没,这是一种无法言说的轮回,这更是一种跋涉千山云雾,穿越沧海桑田的蓦然相守。

 阳光和煦,古茶林沐浴在温暖湿润的空气里,尤显苍劲挺拔、野趣盎然。枝干上的叶片呈繁茂葳蕤之貌,彰显着生命的卓然。金色的阳光温柔地倾泻大地,光影交错间,茶园、茶树、茶叶五光十色、光怪陆离,我似乎看到了一张张笑脸。茶农以魂魄的名义守于树心,而茶树则以生命的方式延续茶农与茶树千百年的情深义重。

韦含羽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