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表格下载 | 文件下载 | 课件下载
站内搜索:              注册        

一城山色半城湖

2018年08月01日 10:50:00 文章来源:中国环境报文章点击:

 济南是泉城,到济南必看泉,看泉必看趵突泉。

 读过老舍的散文《趵突泉的欣赏》,其中写道:“泉太好了。泉池差不多见方,三个泉口偏西,北边便是条小溪流向西门去。看那三个大泉,一年四季,昼夜不停,老那么翻滚。你立定呆呆地看三分钟,你便觉出自然的伟大,使你不敢再正眼去看,永远那么纯洁,永远那么活泼,永远那么鲜明,冒,冒,冒,永不疲乏,永不退缩,只有自然有这样的力量!”

 济南城百泉争涌,有名泉七十二之说。其实,历代诸家所记不尽相同。济南泉水实际上不止七十二处,仅市区就有大小泉池百余处。趵突泉、黑虎泉、珍珠泉、五龙潭四大泉群是济南七十二泉的主要组成部分,其他则隐没于济南辖区内的其他地方。

 济南泉水不仅多如繁星,而且各具风采。或如沸腾的流喘,奔涌翻滚;或如倾泻的瀑布,狮吼虎啸;或如串串珍珠,晶莹夺目;或如古琴悠扬,铿锵有声……历代文人墨客为之倾倒,并留下了许多赞美的诗歌。如宋朝曾巩《趵突泉》:“一派遥从玉水分,暗来都洒历山尘。滋荣冬茹温常早,润泽春茶味更真。已觉路傍行似鉴,最怜沙际涌如轮。曾成齐鲁封疆会,况托娥英诧世人。”

 有许多去济南的理由,唯有这泉水,对我的吸引力是最大的。去年五月份,我到了济南,便直奔趵突泉和大明湖而去。

 百闻不如一见。天下的美景,若都能亲眼看一看,怕是看不过来吧。而这趵突泉,是必须要看的,原因就在于它的传奇。我是带着强烈的好奇心来到济南的,我来了就是要看趵突泉那三股泉水的。那天,游人很多,络绎不绝,我夹杂在人流里面,从前后左右各个角度,把三股泉看了个够。我第一感觉是,它是热的,沸腾的,从地底下奔突而出的,好像还在冒着热气。

 这奔涌的泉水,我是喜欢的,喜欢它那永不停息的奔涌。我想,看到它的人,便自然脱去了他的惰性、他的怯弱,就像这泉一样,勇敢地冲决出来,展示生命的活力。我在那喷涌边流连不去。也许,许多人会发出这样的感慨,趵突泉名声这么大,走近前看了,也不过如此而已,不就是三个泉眼么。有许多人在围观,看着看着,就显单调,就感到没有什么意思了,就纷纷散开了。而我的眼里,它奔涌而出的那股子劲头,仿佛浑身有种使不完的力,带着豪气和冲劲,从地底下奔涌而出,永不枯竭。

 这使我想到,它不是普通的泉,它是生命的泉,它是爱的泉。它给我灌注了生命的力量,给我非同寻常的启示。

 我叹服于自然的神奇,这奔涌了千年的泉,真的将一直奔涌下去么?

 济南到处都是泉水,泉水连着泉水,泉水围着城,泉水汇成湖,这些由众泉汇集而成的天然湖泊,湖底由不透水的火成岩构成,恒雨不涨,久旱不枯。由泉水汇流而成的护城河,宛如一条玉带环绕古城。而大明湖,则更是秀美中见神奇。济南真个是“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了。这是一个泉水的城市,也是一个恋泉的城市。我羡慕济南的市民,能拥有这么远水青山的风水宝地。

 因为有了取之不竭的泉水,让人感到,济南这整座城都是水灵的,洁净的,舒爽的。济南的人,各个像荷花仙子,温柔纯净。城市到处都是绿茵茵的,绿色和水色融合在一起,就有了不同凡响的美,美得令人心醉。其他城市的喷泉,是人造的。而济南的城市喷泉,是自然的。我在泉城里走,感受那份甜美,那份愉悦,那份外乡人的羡慕,我的眼睛里满是花红柳绿,温情脉脉。

 济南的泉水成为济南的骄傲,也成为济南人向世人展示其风采的实力和资本。有谁能和他媲美?世人羡慕之余也只是叹服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是济南人的优越,优越感就是这么与生俱来的。当奔涌的泉水将美妙和灵气输送到城市的各个角落,这个城市就有了不一样的神韵和风采。流连于济南城,满城春色宫墙柳,水声叮咚不绝于耳,感叹自然造化,竟然如此钟情于济南,依依不舍离去,也将自然的那份偏爱独揽于怀了。

 然而,也看到有报道称,随着天气持续高温干热,地表蒸发量大,以及夏收夏种用水量加大等,导致地下水位快速下降,济南泉水再次停喷。

 拥有风水宝地、有泉城之美誉的济南,如今却遭受了泉水之痛。泉水用它的停喷来反抗了,反抗人民肆无忌惮地使用着泉水,挥霍着泉水,却没有人为它的安危考虑,去节制地用水。隐患是看不见的,当隐患显现出来,就变成了很大的问题。

 地底下的水,也是有脉络的,正像那毛细血管,如果把脉络打断,那肯定会伤了水脉的呀。所以,看到济南患于泉之痛的报道,我心里又感到担忧,我担心,这么好的泉水,可不能让它枯竭了。听说,早些年,趵突泉有段时间泉口不能喷泉了。由于城市规模的扩大,人们喜欢的泉水,清亮的泉水,汩汩的泉水突然不再喷涌了。

 这引起了济南人的恐慌,开始检点自己的行为。济南人祖祖辈辈喝的用的都是地下泉水,这泉水停喷意味着泉水可能枯竭断流。意味着济南人优裕的生活,将会因泉水的枯竭而受到影响。恐慌带来痛苦的反思。大痛必然大治,济南人开始了治疗泉水停喷的大手术,实行回灌保泉措施。济南人喝的水,不再是清亮甘甜的泉水,而是经过消毒处理的黄河水了。这是自然向人类敲响的警钟。任何资源都是有限的,只有节制使用,才能保持长久。否则,就只能像济南这样遭遇泉水之痛。

 涸泽而渔,釜底抽薪,只会给人类带来痛苦和灾难,最后受伤害的还是人类自己。济南人意识到了,而且正在大力改进,这让我深深感动。

 作家简介:

 周明,著名作家,中国现代文学馆原副馆长,中国散文学会名誉会长。著有散文及报告文学集《榜样》《在莽莽的绿色世界》《泉水淙淙》《文坛记忆》等,曾获中国报告文学事业终身贡献奖。

相关新闻